两留学生曝隔离变猎巫大赛 哭着上救护车「我觉得要没有家了」

两留学生曝隔离变猎巫大赛 哭着上救护车「我觉得要没有家了」-纳粹的飞碟
编辑:重庆红衣男孩案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20年03月31日 10:41:58

两留学生曝隔离变猎巫大赛 哭着上救护车「我觉得要没有家了」

▲▼因应武汉肺炎疫情升高,桃园机场全面加强边境管制,机场湧现大批返国人潮,有旅客穿着雨衣充当防护衣。(图/记者李毓康摄)

记者黄翊婷/综合报导管理员29日PO文呼吁社会别再猎巫,否则可能会让防疫前功尽弃,30日又再度PO文,并分享两位返台的海外留学生亲身经历,其中一人因为担心搭乘救护车前往医院,会导致「没有家可以回」,一度哭着上车,虽然检测3次结果都是阴性,回家时却还是很怕会有东西砸过来,「如果我们对待全力配合防疫政策的同胞,是这样的态度,真正的防疫破口就不远了。」

两留学生曝隔离变猎巫大赛 哭着上救护车「我觉得要没有家了」

第二位留学生声称,因为房东不愿意让海外返台者在家隔离,只好自掏腰包去住防疫旅馆,一晚3000元负担其实满大的,听到朋友调侃自己带病毒回来,心里也很难过,真的不希望这样的风气持续下去,否则要是有人吓到隐瞒病情,情况只会糟糕,最后也很感谢愿意为居家隔离者出声的人,也期望大家不要再「猎巫」了。

▲部分旅客穿雨衣充当防护衣。(图/记者李毓康摄,下同)

▲台湾第二波疫情主要都是境外移入案例。

▲▼因应武汉肺炎疫情升高,桃园机场全面加强边境管制,机场湧现大批返国人潮,欲搭乘防疫计程车的旅客大排长龙,有旅客甚至穿着全身防护衣。(图/记者李毓康摄)

第一名留学生透过「MedPartner 美的好朋友」分享返台后的经历,配合居家检疫期间是与家人分开住,楼下邻居却对家人意有所指地说「我知道二楼有居家检疫的人」,虽然在机场采检结果为阴性,但是因为后来发烧,立即通知县市卫生局派专责救护车接送就医,「我就哭着上救护车了,哭是因为我觉得自己要没有家了。」

请继续往下阅读... 留学生坦言,当下家人都很担心,如果叫救护车,后来就算检验为阴性,回来可能会「没有地方住」,但自己觉得那是错误的,幸好发烧原因是搭机憋尿导致泌尿道感染,3次筛检结果也呈现阴性,最后搭乘防疫计程车回家,从下车到打开家门的期间,都很怕有东西会砸过来。

「MedPartner 美的好朋友」管理员表示,29日收到许多类似的不友善经验,「如果我们对待全力配合防疫政策的同胞,是这样的态度,真正的防疫破口就不远了」,现在全民皆是防疫的一份子,除了希望接受检疫或隔离者不要乱跑,其他人也应该全力支持这4万名朋友,不论是精神或是物资上,毕竟待在房间里14天是很辛苦的,「我们一定要更团结、更互助,一起度过难关。」

各种动物交配|第三次世界大战预言|杨贵妃哪里人|可怕图片|最漂亮的av女星|安禄山与杨贵妃|雍正登基|温州动车事故真相|雍正登基